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互聯網巨頭相逢養豬場

2018-11-23 09:24 Alter

導讀:京東成為繼網易、阿里之后,第三個擁有豬的互聯網公司。

豬再一次成為了互聯網公司的寵兒。

近日,京東金融正式更名為“京東數字科技”,這個強調“數字科技”的部門在進行了大刀闊斧的“去金融化”后,提出了進軍產業互聯網的第一件事:養豬。至此,京東也成為了繼網易、阿里之后,第三個擁有豬的互聯網公司。

豬為何頻頻受到互聯網大佬的垂青?這當然不止是因為豬本身憨態可掬,寓意吉祥,其背后的容量巨大的商業價值才是巨頭們真實的關注點。

拋開現象看本質,讓我們用衡量一門生意的眼光,重新審視養豬這件事。

互聯網養豬:一個從痛點中掘金的老故事

豬肉市場體量之巨,可能會超越很多人的想象。

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生豬養殖行業市場前瞻與投資預測分析報告》顯示,我國生豬養殖產業市場規模巨大,按生豬平均價格15元/公斤,出欄體重115公斤,全國年出欄量7億頭大致測算,生豬養殖市場規模高達1.2萬億元。這個數字,幾乎是智能手機總銷售額的2倍多。

互聯網巨頭相逢養豬場

(信息來源:前瞻產業研究院)

比養殖市場規模更龐大的是國內豬肉的消費市場。中國是全世界豬肉消費第一大國,消費量約占到世界豬肉消費總量的一半以上。在中國,豬肉人均年消費量約59公斤,平均每人每天要吃掉3兩多的豬肉,需求量是世界平均量的兩倍。

令人遺憾的是,國內豬肉的生產水平尚不能滿足強烈的市場需求。近幾年,中國豬肉進口規模整體呈上升趨勢。2009年,國內豬肉進口僅13.5萬噸,到2106年高峰期,這一數字已達162.02萬噸,是7年前的12倍。

互聯網巨頭相逢養豬場

(信息來源:中國產業信息網)

這背后折射出國內豬肉產業的種種問題,集中表現在價格波動頻繁,且缺乏議價能力。究其深層原因,還是要說回到中國生豬的養殖規模和生產效率上。美國超過80%的豬肉來源于大型養殖戶。

受益于規?;B殖帶來的飼料、機器機房、水電動力成本下降,美國的生豬價格在國際市場中一直有很強的競爭力。相比之下,盡管國內豬肉養豬規?;某潭纫呀浱嵘瞬簧?,但仍然以散戶養殖為主,整體的規?;竭h不如美國等發達國家。

這導致了我國生豬市場極不穩定的現狀。

由于散戶缺乏專業知識,對市場敏感性較弱,因此受疾病風險和質量風險的影響較大,導致國內生豬市場時常發生產量和價格的波動。在2006年~2015年之間,我國生豬價格最低為5.96元/公斤,最高價格19.68元/公斤,差額幾乎達4倍之多。

同時,隨著養豬對環境的影響問題逐漸顯現,各地方政府已經開始對生豬養殖場進行整改。無論是小散養殖戶還是規?;B殖場,都將面臨環保的考驗。

市場需求與行業發展之間的差距就是互聯網公司的機會。毋庸置疑,誰能用互聯網技術和思維解決橫亙在豬肉生產與消費之間的痛點,誰就能在這場養豬大戰中笑到最后。

拆解各大企業養豬姿勢

接下來,讓我們撥開花里胡哨的營銷噱頭,看一看關于養豬這件事,互聯網公司們究竟打著什么樣的算盤。從模式的維度拆分,目前市面上養豬的互聯網公司基本可以分為三類,目的也各不相同,以下將會一一拆解。

1、賦能型:輸出技術,提高產業效率

代表企業:阿里云、京東數科

互聯網巨頭相逢養豬場

(京東數科推出的“豬臉識別”技術)

阿里云和京東數科是今年先后宣布進入養豬行業的兩位新玩家。

兩者不僅入局時間相近,打法也極其相似:不實際運作養殖場,而是通過與畜牧企業和機構合作的形式進行“AI養豬實驗”,希望從養殖端為行業提供解決方案,用技術驅動生產效率的提升。

先看阿里云的方案。阿里云和四川特驅集團研發的“世界首創AI養豬”,結合了人工智能、云計算、視頻技術和語音技術。

這套被稱為“ET大腦”的技術在過去一年中已經在交通、工業、醫療等領域落地,應用到養豬上,ET大腦將基于機器視覺技術的視頻分析,為每頭豬建立檔案,其中包括豬的品種、日齡、進食狀況、運動強度等數據。這些數據可對豬的進食特征、行為特征等方面進行分析,并將其貫穿到整個養殖過程中。

舉例來說,在養豬的過程中,剛出生的小豬通常會面臨被母豬壓住導致死亡的問題。AI養豬可通過圖像識別、叫聲識別、溫度感知等技術,分辨每天有多少小豬出生,判斷順產還是助產,以及哪只小豬被壓等狀況。

京東數科的方案同樣主打數字化、智能化和互聯網化。這一套被稱為“神農大腦”的技術,是京東與中國農大、中國農科院等機構共同合作的養殖場數字化解決方案。

其中最吸引眼球的當屬“豬臉識別”技術,通過識別每只豬來觀測和記錄豬的體重、生長、健康情況;自動調節風機、水簾、暖氣等設備,控制豬舍溫度、濕度;實現豬飼料的精準配置,從而節約成本。

據京東公布的數據顯示,按照前期的數據測算,該解決方案部署完成1年內,可以將養殖人工成本減少30%~50%左右,降低飼料使用量8%-10%,并且平均縮短出欄時間5~8天。按照中國每年出欄7億頭生豬來計算,京東農牧智能養殖解決方案可以幫助產業每年降低超過500億元成本。

2、自營型:重構模式,提升豬肉品質

代表企業:網易味央

互聯網巨頭相逢養豬場

(網易味央位于浙江湖州安吉的養殖場)

如果說京東數科和阿里云的養殖場充滿了金屬色調的未來感,那么網易味央的風格就顯得溫情脈脈了許多。在升級技術進行科技化養殖的基礎上,網易提倡人性化養殖。

網易是最早宣布進軍養豬業的互聯網企業,采用自有養殖場,全產業鏈自營的模式生產。網易味央所銷售的豬肉全部來自旗下自有養殖場,在養殖過程中,味央豬蹲馬桶、住有豬場“安縵法云”之稱的豬舍、不用限位欄、聽音樂、玩玩具、吃自動投食的液態料,種種福利常常引發“人不如豬”的 感嘆。

豬的高質量生活背后,是一套網易味央自創的生態高效養殖模式。網易味央主要瞄準的用戶人群是中產及中產以上人群為主的中高端市場,因此品質是網易味央關注的重點。當然通過品牌賦能農產品,也能讓網易味央的豬肉在市場中獲得更大的議價權,減少豬肉市場價格波動的影響。

3、銷售型:批量進口,加工銷售配送本地化

代表企業:丹麥皇冠(與阿里巴巴集旗下云象供應鏈合作)

互聯網巨頭相逢養豬場

(丹麥皇冠養殖場)

另一個在今年宣布進入中國市場的是丹麥皇冠集團。丹麥皇冠集團是全球最大的豬肉出口商,旗下擁有2000多家養豬場,每年處理2100萬頭生豬,92%供出口。今年,丹麥皇冠宣布斥資4.11億人民幣,在中國嘉興平湖建設肉類加工廠,向中國出口屠宰完畢的部位豬肉,并借助阿里巴巴實現銷售和配送。

丹麥皇冠的養殖模式與網易味央有諸多相似之處:一頭豬至少有2平米的生活空間,要有供豬洗澡的設備等;每一頭生產的母豬,都有自己專屬的“安全欄”,這樣體型碩大的母豬在喂奶時,不至于因不小心而壓死豬崽;而自出生起,所有的豬都會戴上一個耳牌,可全程追溯其出生地,飼養記錄,疾病治療等信息。

不過,同樣是提倡人性化養殖,丹麥皇冠和網易味央在許多養殖細節上仍然有一定差別。丹麥皇冠使用一種 “由小麥、大麥和礦物質混合而成的,口感微甜的姜黃色細小顆?!弊鳛樨i飼料。據稱,這種連人都能直接食用的豬飼料,比傳統飼料能提供更加豐富、全面的營養。而網易味央則在特制配方的基礎上,使用了全自動液態糧飼喂系統。

從企業的盈利模式上看,丹麥皇冠主要的訴求在于大規模養殖、高效率生產,從而實現更大規模的銷售,而中國,正是他們實現銷售增長的重要市場。據了解,丹麥皇冠的豬肉將在丹麥完成養殖和屠宰,國內工廠完成加工、切分、包裝等環節。

痛點在哪里?未來在哪里?

回到開頭,在這個從痛點中掘金的老故事中,互聯網企業養豬的機會來自于解決豬肉生產中的痛點,匹配變化中的市場需求。圍繞這個問題,以上三種模式分別從三個層面給出了嘗試。

互聯網巨頭相逢養豬場

(根據網絡公開資料整理)

以丹麥皇冠為代表的銷售型模式試圖解決其中最基礎的供需不平衡問題。

正如前文中提到,食用進口豬肉已經不是什么新鮮事了,丹麥皇冠無非是眾多洋品牌中的一個重量級玩家。與阿里巴巴的合作能夠解決品牌的配送和部分銷售問題,但洋豬肉在中國市場遇到的問題,丹麥皇冠同樣繞不開去。

例如,國人在豬肉消費上與西方人有著顯著的差異。西方人喜歡經濟的“家庭裝”大包裝產品,中國人則講究新鮮,更偏好獨立的小包裝;西方人習慣購買保質期較長的熟食產品,中國人則喜歡購買鮮肉,回家自己做。

種種消費習慣差異下,丹麥皇冠能不能適應中國的水土,還是一個未知數。而丹麥皇冠引以為傲的養殖模式下產出的豬肉,品質能否在長時間長距離的冷鏈運輸考驗下依然保持水準,也需要實踐來證明。

以阿里云和京東數科為代表的賦能型模式,則解決了更高層次的生產效率問題。無論是“神農大腦”還是“ET大腦”,核心都是通過AI技術的應用,提高養殖端的效率。未來的商業路徑也絕不是豬肉銷售,而是通過輸出技術,為行業提供養殖端解決方案,從而獲取利潤。

從生豬養殖行業的現狀來看,技術賦能的打法確實有一定的想象空間。由于環保壓力的加大,散戶養殖加速退出市場,行業向專業化、規?;^渡的趨勢也日益清晰。

在這個巨變的過程中,以技術為驅動的行業升級存在極大機會,而本身就有技術積累的互聯網企業無疑擁有核心的競爭力。不過,盡管AI養豬已經具備了一定的實現條件,但從目前的技術條件和養豬產業的情況來看,這套技術真正完成試驗并且應用到實際生產中去,還需要一定的時間。

目前看來,兼顧養殖模式重構和豬肉品質提升的自營型模式是比較有實際意義和發展空間的。在銷售型模式和賦能型模式中,對效率的追求顯而易見,但是,這些企業在追求效率的同時,大多忽略了消費者對品質的需求。

在消費分級的當下,食材的品質越來越受到新中產和中產以上消費者的重視,價格敏感在這一人群中日趨減少,而這一塊價值洼地也正在受到諸多企業的關注。

另據消息稱,向來把養豬看作“慢生意”的網易最近也加快了模式復制的步伐,旗下新建農場年內將在江西高安建成投產,全部投產后生豬年出欄量將達15萬頭。

當然,要想改變一個萬億體量的市場,僅僅依靠創造一種模式,發明一套技術是很難做到的。

尤其是在生產端,涉及步驟龐雜,大量環節又長時間沉淀在線下,互聯網公司如果試圖以技術打開局面,首先要攻破的是行業根深蒂固的傳統思維,其次要打破行業壁壘,真正實現AI技術的應用。

盡管阿里云和京東科創目前交出了漂亮的實驗結果,但這套技術能否快速落地并且進一步拓展,短期內來看還是比較困難的。

在自有農場、自營強控的模式下推進,尚且需要花費數年之久,不難判斷,養豬就是一門慢生意。阿里、京東、網易們若是沒有做好打10年攻堅戰的準備,那么掘金萬億市場的機會恐怕也只存在想象中。

微信送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