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豬肉價格居高不下,科技大佬養的豬“杳無音信”,物聯網養豬到底行還是不行?

2019-09-06 09:36 物聯網智庫

導讀:早些年就已默默進場的科技大佬又再次站在了風口之上,可是,養成的豬呢??

前段時間,香港的豬肉價格格外讓人驚嘆。不僅是香港,內地許多城市的豬肉價格也在經歷著一輪輪的上漲。專家預估,豬肉產量缺口巨大。于是,早些年就已默默進場的科技大佬又再次站在了風口之上,可是,養成的豬呢?

最近網上流傳這么一個段子:香港廢青鬧了2個月,還不如豬肉對中國的影響大。

前段時間,香港的豬肉價格格外讓人驚嘆。其實不僅僅是香港,內地許多城市的豬肉價格也在經歷著一輪輪的上漲。據了解,永輝超市的豬肉甚至飆升至52.8元/斤。

9月1日,廣西南寧市發改委的一紙通知書在網絡刷屏,為近來已經被置于炭火之上的豬肉再次添了一把柴。

南寧市發改委在正式印發的《南寧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關于實施豬肉價格臨時干預的通知》中寫道:從9月1日起實施豬肉價格臨時干預措施,在主要農貿市場設點限量限價銷售豬肉。從9月1日起,南寧市在青秀區麻村農貿市場等10個市場設立定點攤位。每個攤位每日上午9時起,按市商務部門規定的限量,以低于前10日市場均價10%以上的價格,向市民銷售精瘦肉、前后腿肉、五花肉和排骨,每位消費者每日限購1公斤。

除了廣西,四川省也出臺了促進生豬生產保障市場供應九條措施。其中實行生豬生產紅線制度,對各市(州)生豬出欄量制定任務目標,推動以市(州)為單位逐步實現區域內豬肉自給,除甘孜、阿壩藏區不納入考核外,成都市、攀枝花市自給率應達到70%,其他市(州)達到100%以上。

不只是地方政府,中央也關注到了這一現象。此前國務院緊急召開常務會議,正式宣布,必須穩住生豬生產、必須確保豬肉價格的穩定。隨后,商務部發言人也正式對外宣布:商務部將密切追蹤市場動態,適時開放中央儲備的豬肉和牛、羊肉。

豬肉到底怎么了?

進入21世紀以后,我國農業領域掀起了一場生產經營方式轉型的變革,養殖業首當其沖。

在過去小農經濟階段,養豬的規模化程度一般不高,養殖戶一般僅負責村莊范圍內的自給自足。而從本世紀開始,高度規模化的養殖方式開始普及,專業養殖戶崛起。

機會與風險并存,市場化也往往也意味著更高的風險。這些專業養殖戶從過去十多年的市場中總結出:養豬的市場周期一般為三年,其中一年賺、一年平、一年虧。因此,總體來看,養豬的利潤比較穩定。

2014年開始,全國的環保政策開始收緊,逐步壓縮養殖規模。具體而言,通過環保、土地以及豬舍拆遷補償等綜合政策杠桿,迫使養殖戶退養。為什么要這樣做?生豬養殖其實也是重污染產業,而且很多豬舍本就蓋在良田之上,按照農業和土地法規治理也合情合理。

2018年,豬肉價格又到了一輪周期的底部,不僅僅由于虧損導致一批養殖戶退出,同時又遭遇了一只非同尋常的黑天鵝事件疊加:非瘟。

2018年8月3日,遼寧沈陽出現了首例非瘟疫情,隨后擴散到全國多個省份。截至到上個月底,全國31個省份均有非瘟疫情出現,累計數量多達150起,累計撲殺生豬116萬頭。

除了直接撲殺,間接減產更加嚴峻。新牧網調研顯示,全國各地區的養豬產能去化嚴重,去化中位數為50%,個別地區如江蘇甚至減少超過80%,各地散養戶的拋售和清場是這種劇烈去產能的主要原因。

在全國范圍內如此“清場”,所帶來的影響必將十分巨大。據中國肉類協會會長李水龍估算:2019年豬肉總產量可能下降15%-20%,即減少800萬-1000萬噸,“也有認為減產可能達到40%,缺口在1500萬噸以上”。

如此龐大的市場缺口,必將需要新的供給迎頭頂上,而早些年就已默默進場的科技大佬是否又能再次站在風口之上?

科技大佬們的“豬圈”生意經

2017年9月16日,網易宣布旗下“未央”豬正式在杭州文化廣場世紀聯華鯨選店開賣,丁磊“紙上談豬”八年,終于讓我們見到了他養的黑豬,并且能在線下超市買到。

據悉,丁磊養豬應用了智能攝像頭、傳感器等物聯網技術,使得其“未央”豬場內僅需幾名技術人員就可以管理2萬頭豬。

一時間,“物聯網養豬”概念在互聯網科技大佬丁磊的帶領下,變得炙手可熱。似乎只要把物聯網技術應用到養豬產業中來就能解決行業痛點、提高經濟效益。

宣傳也好、噱頭也罷。顯然,面對國內一年出欄7億頭豬,一年消費豬肉已經超過了5000萬噸的萬億級生豬市場來說,物聯網技術的應用哪怕只提高很小的收益,市場前景也是巨大的。

其實,不只是網易丁磊的“未央”豬,阿里、京東等科技企業也相繼布局物聯網養豬項目。

作為阿里物聯網戰略中的一部分,阿里ET大腦已經在城市、環境、工業、醫療等各個行業取得不錯的成績,之后又義無反顧進軍農牧,將高大上的AI技術“扔進”了臭兮兮的豬圈。

阿里云ET農業大腦基于AI算法,配合智能設備,整合出一套適用于豬場生產的數據規范流程,可無人識別豬豬并建立數字檔案,就好像為每一只豬建立發下“身份證”,記錄它們從出生到進入市場整個生命周期內的生理體征,解決傳統養豬數據采集難、疾病預防及治理難、豬肉來源不清等痛點。

與網易不同的是,阿里自身并不做養殖。阿里主要通過與四川特區、康德集團的大型牧場合作,依靠提供技術支持,為牧場的生豬養殖做后端服務。

有了網易、阿里珠玉在前,在京東金融升級為京東數科之后,京東還同時成立了子品牌京東農牧和京東農業研究院,并聯合中國農業大學建設豐寧智能豬場示范點,實現養豬真正“無人、無線、無干擾、無接觸”。

京東養豬,靠的是“神農大腦(AI)”+“神農物聯網設備(IoT)”+“神農系統(SaaS)”三大“神器”,同時還有機器人進行全天候的巡檢,對豬舍的空氣、溫度、濕度等一些列指標進行數字化管理,AI“豬臉識別”則是將記錄將每頭豬記錄在案,“豬的一生”可實現透明化管理,源頭可溯。

盡管大咖紛紛入局養豬,但其實到目前為止唯一養出豬的只有丁磊,出欄量也不過僅有2萬頭,規模是行業龍頭公司的千分之一,而且售價高達49塊一斤,不具備代表意義。

養豬當真難呀!

物聯網養豬的正確打開方式

細數網易、阿里、京東的養豬方式,無一不提到物聯網。物聯網對養豬產業的應用更多的是通過數據來優化整個生產流程。

物聯網的大規模的應用建立在大量準確的數據源基礎之上,前期主要通過傳感器搜集記錄各種數據,比如豬吃的飼料量,分娩、產子的數量,以及草料的稱重等數據,只有這些數據的量足夠大,準確率足夠高,才具備后期數據分析的價值。

此外,這些數據采集也是一個長期過程。如果沒有前面的這些基礎數據,就談不上后面的這些數據分析,包括數據產生的價值。

另外,大規模的養殖場往往具備更先進的工業自動化養殖設備,也更愿意投入資金進行物聯網改造。當一個養殖企業具備ERP管理的條件后,就可以直接把采集到的物聯網數據上傳到物聯網平臺上,企業可通過顯示在平臺上的生長周期、生活習性、飼料量等數據分析出實際的生產效率、產能等,從而找到優化方案,提高效率。

當然,物聯網養豬也并非萬能,有很多宣傳噱頭恐怕也很難達到。

首先,物聯網監測數據并不能完全勝任遠程疾病監控。一方面“投入→產出”效益決定其很難商用。在大型的養殖廠中,現階段只有少部分疾病可以通過物聯網技術進行遠程監測,而全部的、整體的疾病監測則是無法做到的。另一方面,監測數據參考價值存疑。豬的疾病產生與它的發病癥狀很復雜,一些簡單的疾病可以通過外觀或者傳感器監測發現,比如藍耳病。但是,面對更多、更復雜的疾病,這些傳感器監測的數據就不具備診斷疾病的參考價值。

其次,節省人力成本的關鍵并不在于是否應用物聯網技術。例如,工廠采用了自動化生產線,用機械手臂取代了原來該生產線上需要的50個人,節省了一批人力成本,顯然這是采用工業自動化后的結果。若此時在該生產線上加上各種物聯網傳感器、控制器等,只是起到提高生產效率等錦上添花的作用,并不對此節省的一批人力成本起決定作用。

最后,豬肉溯源仍很難大規模普及。真正的溯源是一個閉環的操作,需要從投入、養殖、屠宰、生鮮到用戶的整個流程都由一個集團來做才可能實現。盡管一些大型的養殖集團具備養殖、加工、銷售一體化的條件,能夠真正實現溯源。但是,在萬億的養豬行業中,能做到產銷一體化的企業仍然只是極少數。

綜上,真正通過物聯網技術養豬,采用溯源的方式解決豬肉安全問題是很難大規模實現的,至少我國當前三五年內不存在大規模商用的可能性。

但可以預測的是,豬聯網在未來的三五年之內會有一個很大的發展,因為到那時豬聯網數據采集已經有了超過10年的積累,伴隨著智能制造的突破,萬億級的豬聯網市場會迎來爆發。


微信送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