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為什么說產業集群的轉型升級離不開工業互聯網平臺?

2019-09-04 10:57 物聯網智庫

導讀:未來,工業互聯網平臺市場的格局究竟會怎樣,還有賴于時間的檢驗,我們且拭目以待。

要想升級一個車間,傳統的自動化解決方案就能發揮作用;要想升級一家企業,企業級的數字化軟件也能起到效果;但如果想實現一個產業集群的數字化轉型升級,傳統的工業軟件和解決方案卻只能束手無策。

近年來,隨著能源和原材料價格持續攀升,資源與環境約束進一步強化,全球工業格局正在發生深度調整,各個產業都面臨著轉型升級的壓力——廣東湛江的廉江小家電集群就是其中的一處典型縮影

在不久前召開的“2019中國工業互聯網大會暨粵港澳大灣區數字經濟大會”上,湛江市當地小家電企業代表現身說法,講述了自己當下遭遇的困境和痛點。

原來,廉江密集生長著639家小家電企業,其中電飯煲、電水壺產銷量約占全國的30%,年產值超過300億元,產業涉及就業人口超過4萬人。但是隨著家電產業逐步走向智能化、品質化、高端化,以手工作坊和家族式經營為主的廉江小家電產業近三年的增長速度持續放緩,行業平均毛利率低至4%左右,整個產業處于要么轉型升級,要么淘汰出局的陣痛期,改革迫在眉睫。

所謂有痛點的地方就有商機,這種亟待變革的需求也為許多提供工業解決方案的廠商帶來了新的機遇。然而,要想升級一個車間,傳統的自動化解決方案就能發揮作用;要想升級一家企業,企業級的數字化軟件也能起到效果;但如果想實現一個產業集群的數字化轉型升級,傳統的工業軟件和解決方案卻只能束手無策

面對這種情勢,究竟該如何破局?筆者通過大會主論壇上幾位嘉賓的演講,收獲了不小的啟示。

工業互聯網平臺助力產業集群轉型

傳統的工業軟件和解決方案在面對產業集群時為什么會出現“英雄無用武之地”的困境呢?原因很簡單,因為傳統的ERP、MES軟件都是以企業為邊界的。

我們在談到企業級的數字化轉型時,通常會提到橫向打通和縱向打通的概念。橫向打通就是要把產品的研發、采購、制造、物流、銷售的全生命周期全部打通,而打通的本質則是把企業內部的研發軟件、銷售管理軟件、企業資源計劃軟件完全對接起來,形成從研發到銷售再到售后的一條龍體系;縱向打通則是要把來自市場的訂單通過ERP系統下發給MES,并基于底層自動化硬件完成訂單的執行,并實現生產全流程的數據透明和可追溯。

原本能夠做到縱向打通和橫向打通企業就少之又少,一旦要突破企業的邊界,需要產業鏈上下游去共同協同的時候,這些囿于企業內部的工業軟件自然就會處處“碰壁”。當我們把目光著眼于整個產業集群,邏輯發生了變化,它不再是一個研發軟件和一個制造軟件的對接,而是平臺和平臺之間的對接。隨著整個產業邁向數字化協同新階段,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價值越發凸顯。

平臺并不是在工業互聯網這個概念出現后才有的新事物,比如在銷售側,早就形成了各種電商模式的新業態;在設計端,也出現了由很多總包的設計師組成的平臺;在運輸側,各種物流平臺更是異常發達……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產業鏈的日常就是在與這些平臺“打交道”。

“但是,目前有兩個平臺還非常落后,那就是由眾多工廠組成的制造側的制造平臺,以及提供工業品的后市場服務平臺。”樹根互聯CEO賀東東在大會主論壇的演講中如此表示,“未來的產業集群應該是平臺和平臺之間的連接,你不可能把一個企業級的系統變成一個產業鏈級的系統。所以社會化的協同必須要基于平臺,因為它早就超越了企業級的方案。而我們根云平臺要做的,就是支撐新的產業集群生態的構建。”

廉江小家電集群的轉型升級之道

工業互聯網平臺誕生的意義就在于幫助傳統企業解決數字化轉型路上“不會改”的難題。

正如廉江當地企業代表廣東天啟電器有限公司總經理徐文敏在會上感慨的那樣:“面對行業現狀,不改肯定沒有出路。可是我們不敢改,企業本身利潤低,光靠自身投入進行數字化改造壓力大,同時我們也不知道怎樣改,更不知道便捷的改造路徑在哪里。”

在樹根互聯看來,整個小家電產業集群的升級應該分為兩步。首先,企業應該先從內部最基礎的設備互聯互通、訂單可視化、訂單排產數字化開始,解決本身數字化能力不足的問題。如果企業這一端都看不清自己訂單的執行情況,是很難和產業鏈上下游的電商平臺或設計平臺去對接的,也很難給供應商提供及時的供應需求,從而造成要么斷貨要么庫存過多的問題。

企業內部數字化能力的提升不僅可以幫助廉江的小家電企業提高訂單執行效率、降低不足、監控庫存,還讓其訂單上下游的對接有了可能性。有了基礎,未來,這些小家電企業便可通過平臺對接,更快速的承接國內市場的高端需求訂單,并借助在工業互聯網平臺上的數字化能力,實現個性化產品需求的快速交付,為企業帶來更多的高利潤訂單

當然,不只是小家電集群,其它產業集群也可以以同樣的路徑實現數字化時代的“華麗轉身”,據了解,除了小家電,樹根互聯已經基于根云平臺支撐行業龍頭企業打造了18個行業平臺,包括智能鑄造平臺,紡織服裝平臺以及廣州的定制家居產品平臺等

等……

工業互聯網平臺的生態之道

正因為工業互聯網平臺的作用如此關鍵,所以越來越多的玩家開始入局這一領域。其中既有以阿里、AWS為代表的在云計算、大數據分析以及軟件服務方面有著足夠經驗的“互聯網派”;也有以華為、運營商為代表的在網絡、云端服務方面有著較強能力與通用服務架構的“通信派”;還有以西門子、樹根互聯為代表的在傳統工業領域有著專精知識和扎實積累的“工業派”。

隨著IIoT平臺提供商越來越多,業內人不禁戲稱:傳統企業都不夠用了。然而,平臺作為一個具有“馬太效應”的市場,似乎遲早會迎來洗牌階段,至于誰能笑到最后,生態的構建能力十分關鍵。

畢竟一個新領域,單個玩家是很難做大的,尤其是多種模式交錯相聯的市場,必須要有合作伙伴來相互補充、共同建設才能開枝散葉。工業互聯網正是基于傳統工業的商務關系演化的新系統。如果某家企業認為僅憑一個平臺就完成了生態系統的構建,那么他們描述的多半不是平臺,只是一個信息技術系統。

近年來各家工業互聯網平臺都在忙著拉攏合作伙伴,強調自己的價值主張,以期能比其他平臺更快的將更多的合作伙伴納入其生態領域。比如PTC公司和羅克韋爾自動化公司宣布達成了戰略伙伴關系;再比如ABB和Dassault Systemes宣布建立廣泛的全球合作伙伴關系......

在筆者看來,構建生態的關鍵在于能夠為合作伙伴賦能。而在這方面,作為首家入選Gartner IIoT 魔力象限的中國工業互聯網平臺企業的樹根互聯似乎頗有心得——基于根云平臺資源整合和能力沉淀的底層支撐能力,樹根互聯將利用根云數字化智造中臺,持續輸出平臺賦能能力,快速對不同的行業與應用場景進行總協調和支持,真正實現自身能力與客戶需求的持續對接,從而為工業企業客戶提供更好的服務。

未來,工業互聯網平臺市場的格局究竟會怎樣,還有賴于時間的檢驗,我們且拭目以待。


微信送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