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智能音箱下半場,百度的勝仗與窘境

2019-10-08 09:42 億歐

導讀:國產智能音箱經過初期階段的百箱大戰,到血拼補貼大打價格戰刺激銷量,從無屏音箱到帶屏音箱的形態PK,最終形成了以百度、阿里、小米等為代表的三足鼎立局面,誰能笑到最后?

亞馬遜智能音箱,百度,智能音箱,阿里,小米

圖片來自“pexels”

對于百度來說,最害怕的是再次錯過,曾經因為沒跟上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發展節奏,不僅從BAT互聯網三巨頭的陣營中節節敗退下來,且如今徘徊在360億美元左右的市值甚至趕不上了拼多多,在整個互聯網梯隊中的地位不斷被降級。

從2017年開始全面押注人工智能賽道之后,百度迫切需要一場翻身仗來重回上升發展軌跡,試圖拿下人工智能浪潮的第一波紅利重新掌握行業話語權,其中在C端落地方面,最重要也曾最火熱的一條支線莫過于智能音箱,而從現階段的結果來看,智能音箱大戰后收割到的勝利果實可能卻有些苦澀。

國產智能音箱經過初期階段的百箱大戰,到血拼補貼大打價格戰刺激銷量,從無屏音箱到帶屏音箱的形態PK,最終形成了以百度、阿里、小米等為代表的三足鼎立局面。

雖然智能音箱自始至終被認為是個非剛需品類,也并沒有像各路廠家吹捧的那樣非常受消費者歡迎,但在這樣的大公司“強推”背景下,市場銷量還是成功突破了千萬量級,根據Canalys最樂觀的預測,中國智能音箱市場保有量有望在2019年末達到5990萬臺,已具規模效應。

百度也曾想做些定位高端有利潤空間的智能音箱產品,在2017年2月曾全資收購渡鴉科技來補足硬件基因,推出過raven H智能音箱,不過售價高達1699元,與當時天貓精靈和小米的百元級音箱相比毫無市場競爭力,最終銷量慘淡不了了之。

小度智能音箱.png

為了快速追趕銷量落差,百度后來選擇與創業公司小魚在家聯手,在2018年3月發布了智能視頻音箱“小度在家”打出差異化賣點,并以599元價格迅速展開市場反撲,銷量逐漸有所起色,后期也主要以小度為主要產品品牌輸出,陸續發布了千元以下乃至百元以下的多個系列智能音箱產品成功提振了市場銷量占比。

2019年是百度智能音箱的一個“翻身年”,百度不僅從音箱大戰中一路廝殺而出,而且在銷量上逐漸拔得頭籌。根據Canalys的統計數據,在今年第一季度,百度以330萬臺的出貨量在國產智能音箱陣營中成為第一,且在第二季度的時候一度趕超谷歌智能音箱成為全球第二,出貨量達450萬臺,這一波,百度終于沒有落伍。

全球智能音箱銷量排名.jpg

從出貨量排行來看,在國內百度似乎已經穩坐了國產智能音箱賽道的龍頭位置,但是從另一個方面說,這場勝仗的“意義”有多大卻值得思考,從百度今年不斷下跌的市值也能看到資本市場的一些態度,這場勝仗也并沒有起到扭轉百度頹勢的功效。

百度市值.png

智能音箱目前仍是一個依靠補貼和價格戰拼殺起來的品類,不賺錢乃至是賠錢的生意,想結束價格戰,如何商業化變現成為每個玩家的一道終極考驗。對于阿里來說,資本實力雄厚,電商渠道和云服務都有生態優勢,玩轉生態和渠道即可,對于小米來說,智能音箱只是IoT平臺中的一小環組成,通過諸多生態鏈產品搭配不僅能消化成本而且能提振聯動產品銷量輸出,打得起性價比,但對于百度,卻幾乎是其人工智能在C端落地的命脈產品支點,押上半條身家性命也要賭一把輸贏,銷量越高也意味著前期投入的成本越大,除了內容和一些應用技能之外,如何通過智能音箱實現回本乃至穩定提升的大規模盈利是百度要面臨的最大難題。

百度副總裁、百度智能生活事業群組(SLG)總經理景鯤曾在2019年百度開發者大會上提出三方面商業化嘗試,比如小度VIP會員、付費技能和品牌技能等,想要把一些互聯網的打法移植過來,在一個非剛需品類上且交互深度并不會很強的產品類別上,這樣的變現方式似乎有些偏理想主義。

另外,從智能家居的角度看,智能音箱作為第一批大規模落地的語音交互類產品,在剛開始普及的時候都被視為家庭交互中心,而如今隨著AI語音交互技術的廣泛普及應用,以及智能家居、智能家電類產品的升級迭代,語音交互入口被快速多元化且分布式呈現,智能音箱的使用場景被不斷瓜分,比如在客廳場景,智能電視、智能的開關面板上都具備了語音交互功能,通過這些入口也可以控制室內的燈光、空調、窗簾等智能聯動,實用功能上,智能音箱越來越被邊緣化,甚至在家庭場景中出于安全隱私考慮,很多本地化的語音解決方案要比聯網的智能音箱更受歡迎。

百度智能音箱在智能家居領域的落地并不占太大的優勢,在筆者跟不少做智能家居集成落地的廠商交流過程中了解到,他們對于智能音箱的策略從來都不是固定搭配一款智能音箱產品,普遍的做法是可以打通多個品牌的智能音箱生態,供用戶靈活選擇。

據個人長久以來使用的多款智能音箱產品來看,智能音箱仍是一個偏體驗型的產品,受制于NLP和NLU技術的瓶頸,用戶經常會感覺智能音箱不智能甚至很“傻”是短期內不能解決的障礙,即便百度是搜索技術出身且在AI技術上積累頗深,智能音箱仍不能達到遠超同行的智能化水平,難以拉開本質的差距,且經常會因為網絡環境問題造成交互上的糟糕體驗。

無論是無屏智能音箱還是帶屏智能音箱,從搜索、內容、技能、交互、入口到變現,百度期望智能音箱承載的東西都太多了,背后龐大的人工智能技術體系也要通過這樣一種非剛需產品類別來輸出,把智能音箱越做越“重”可能有些過于高估了智能音箱的承載能力。

贏得智能音箱大戰到底是為了贏得什么更大的生態戰略目標是一盤大棋,從阿里、小米到百度都各不相同,也許是電商、云服務生態,也許是IoT、智能家居,但有一點肯定的是,單純為了突擊爭奪智能音箱階段性的銷量第一和世界排行已無太大意義, 銷量第一能帶回來什么回報和生態助力將是智能音箱下半場較量的關鍵所在。

對于國產智能音箱廠商而言,投入產出不成正比的銷量激增有時候是一種數據的光鮮面,但也極有可能成為越陷越深的泥潭,身在其中難以自拔,況且決勝了智能音箱賽道也并不見得能決勝AI時代,反而可能因為在這一條賽道上消耗過多錯失了更多的超車機會。


微信送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