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NB-IoT資費即將調整,SIM卡囤貨模式開啟!

2019-10-11 09:25 5G物聯網產業聯盟

導讀:任何事物的發展,都是在震蕩中前行。我們將見證NB-IoT的連接規模快速擴大。

工信部約談三大運營商!

國資委喊話三大運營商!

國務院督查組約談三大運營商!

諸多新聞見諸報端,旨在規范運營商的經營模式,避免損害國家的利益和消費者的利益。

從目前的形式來看,補貼的美好時代,將漸行漸遠!

三大運營商管控從粗放型向精細化不斷邁進!

國資委明確要求運營商削減對手機、機頂盒等智能終端的補貼。

具體規定:以2018年為基數,社會渠道費用三年壓降20%,其中渠道酬金逐年下降20%,自2022年起全部取消渠道酬金。

在3G時代,合約機的補貼是運營商發展客戶的主流經營模式。

在4G時代,三大運營商通過價格戰、補貼終端、增加渠道商、過度廣告露出、實物贈送等促銷形式,營銷投入全面增長。但結果事與愿違,三大運營商營收紛紛出現下滑,盈利增長出現瓶頸。

進入5G時代,運營商一方面要面對政府要求的提速降費,還要大規模投資5G網絡建設,5G手機大概率不會出現補貼換份額的情況。

在運營商補貼模式下,很多終端廠商的態度是:哭著笑!

一方面為了迎合運營商的招投標,價格打到地板價,看到中標價格后想哭。

一方面為了拓展市場份額,戰略性投入還是值當的,面對客戶繼續笑臉相迎。

在過去,三大運營商的營銷支出一直是呈逐年增長的趨勢,且年增幅都在10%以上,營銷支出占總體營收的20%左右。

三大運營商的舉措

中國移動

積極應對市場大流量低資費套餐的激烈競爭,采取加強存量客戶維系、優化套餐組合、開展融合營銷等方式。

中國電信

堅持積極的市場策略以及實現規模新突破。

中國聯通

深化流量經營,努力以薄利多銷促進多贏。

所有的努力,都避免不了三大運營商的惡性競爭!

從全球各地運營商的經營理念來看:

削減營銷費用,

砍斷渠道酬金,

取消終端補貼,

增加運營商收入,

將是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運營商的主流經營理念。

從全球已建設的148張NB-IoT網絡來看,運營商旨在優化頻譜資源的配置,更大程度的為低功耗廣域網服務,而不是想通過無序競爭來實現規模的連接。

在競爭比較充分的國家,比如在中國,三大運營商在NB-IoT領域的競爭,給各自都提供了無限想象的空間,也因此帶來了一波力度空前的資費補貼大戰。

由于NB-IoT的定價不同于話音、短信和流量的定價模式,因此也沒有成熟的可參考經驗。

在話音時代,以時長為定價基礎。大家爭議最大的是按分鐘計費還是按秒計費。運營商最終選擇按分鐘計費,即使通話3秒鐘,也要按1分鐘來計算。

在短信時代,按次計費。每發送一條短信,就收一條短信的費用。最后衍變出短信增值服務商,不是更貴,而是更便宜,通俗來講,就是他們從運營商拿到出廠價,再以批發價賣給客戶,但比零售價便宜。

在流量時代,按字節計費。在智能手機的普及和移動互聯網豐富內容的雙重刺激下,消費者的流量使用節節攀升,以至于消費者都不知道流量都到哪里去了,就這么不聲不響的流失了。

到了物聯網連接時代,大家發現之前的計費方式都不適合時代的發展,重新定義了新的計費方式,即時間段、收發次數、數據量、省電模式、云平臺服務等結合的計費方式。

在限定的時間內,比如按年的時間段,超過約定的次數后,需收取高頻使用費。以中國電信為例,NB-IoT的資費定義方式為:

但是,在NB-IoT推廣的初期,用戶很難接受這樣的收費模式。

因此,就有了各地運營商自己的補貼和促銷模式,不僅有三家運營商之間的競爭,也有同一家運營商不同地市之間的競爭。

為了KPI考核,大家的推廣模式五花八門,有些人可以拿到較低的資費,有些人就很難拿到。

大家都很喜歡傳播最低的資費,拿到的經常給別人炫耀,拿不到的就向熟悉的運營商施壓。

運營商客戶經理的痛苦,是因為總有比自己資費便宜的運營商。

終端企業采購經理的痛苦,是因為老板經常聽說別人的資費便宜,而自己的太貴。

政府要求運營商優化頻譜配置,并沒有要求實施無序競爭。

工信部要求三大運營商提速降費,為消費者帶來實惠;

國資委要求三大運營商防止國有資產流失,實現利潤的增長;

國務院督查組則要求運營商在提速降費的同時,避免陷入違紀違規和利益輸送的漩渦。

政府希望盤活頻譜資源,提高頻譜資源的利用率。如果眼睜睜的看著中國移動堅守2G網絡的陣地,對有限的頻譜資源是個極大的浪費。

因此,這才有了讓中國移動騰出5M的2G頻譜給中國聯通發展4G網絡。

中國移動的決策層一看大勢已去,不如自己在拿出5M的2G頻譜給自己來發展4G網絡。至于2G網絡的發展趨勢,就由他去吧。

2G網絡說停就停,很多用戶果斷放棄2G終端,在今年的招投標過程中,普遍選擇NB-IoT網絡,這也促進了NB-IoT智能燃氣表和智能水表雙雙突破1000萬規模大關。

資費亂象是促進行業發展,還是阻礙了行業發展?

截至目前,NB-IoT的資費定價2年多來,運營商為了促進NB-IoT的行業發展,實施了不同方式的資費補貼。

比如很多省級運營商實施入圍方式的招標,凡是針對入圍NB-IoT通信模組的企業,實施20元-30元不等的資費補貼。甚至有些地方實施打包資費,NB-IoT通信模組加10年資費,可以做到30元左右。

實施這種補貼方式的地域,完成KPI考核指標不在話下。但對于未實施補貼方式的運營商,壓力變得異常的大。

以中國電信為例,為了平衡各省之間的利益,規定了省間結算費用為0.1元/月/終端。但是,這也很難阻止銳意進取模式靈活的一些地市級運營商。

市場需要競爭,但無序的競爭又會給市場帶來無盡的煩惱。

運營商提供的網絡,基因就是定期收取費用的商業網絡。

NB-IoT在初期是面對非授權頻譜通信協議的競爭,大家討論的焦點是LoRa不收服務費,NB-IoT則要收取服務費。

很快,這種粗淺的論斷就被用戶識破:

1、LoRa需要中繼器或基站,需要尋找安裝位置,需要供電,需要繳納場地費,需要部署前規劃,需要部署后運營,遇到新建的大樓會阻擋信號,樹木長大也會阻擋信號,很多地方開通的地面波數字電視也會干擾其信號接收,很多企業只保證1年的服務,沒辦法保證3年或更長時間的運營維護,等等。

結論:看似LoRa不像NB-IoT運營商那樣收取服務費,但潛在的費用支出相當大。

2、NB-IoT是運營商網絡,為客戶提供具備QoS服務質量的運營網絡,用戶不需要操心網絡信號覆蓋、基站選址、網絡維護、網絡優化、大面積聯網等訴求,只需交納少量的服務費用,就有運營商為你提供高質量的服務網絡。

結論:用戶只管使用網絡,就像云計算的宣傳模式一樣,你就像使用水和電一樣,按需索取資源。

NB-IoT在產業鏈合作和競爭中快速發展!

現如今,NB-IoT連接數快速增長的第一階段目標已超乎市場預期。運營商為了形成長期有序的發展,在SIM卡資費上將制定新的策略,預計在2020年實施。

根據運營商的發展策略和演進模式。2018年的優惠政策將在2019年進行改變。進入2018年的第4季度,很多地市運營商為了完成KPI考核,終端企業也樂意配合。于是,便有很多企業囤積一批便宜的SIM卡,為后續的訂單帶來實質性的利益空間。

運營商目前普遍反饋資費太低,還需要補貼很多運營費用。國資委希望運營商實現良性的競爭,既要發展用戶,又不能違紀違規和出現國有資產流失。

眾多因素導致運營商將優化服務模式,提升服務質量,而不是通過低價補貼來長期運營。

在新政策尚未敲定和實施之前,很多企業提前布局,利用現有的優惠政策,囤、囤、囤,囤積一批SIM卡,反正也不急著繳錢,用多少繳多少,充分利用現有政策,以應對未來的市場競爭。

為了競爭,為了綁定客戶,為了獲得招投標的主動權,很多終端企業優先選擇產品包資費的商業模式。

當然,運營商也樂于配合。

因此,SIM卡囤貨,反而是戰略布局。

任何事物的發展,

都是在震蕩中前行。

我們將見證NB-IoT的連接規模快速擴大。



微信送彩票